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武侠修真 -> 大符篆师

第一百五十五章 长得还凑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所以,在这一瞬间,赵璐骤然动了!

    她的身形刹那间消失在原地,她是一个刺客!

    一个真正的……接近大宗师级别的刺客!

    锵!

    一声脆响,在这寂静山林中传出。

    那回声经久不息。

    然后白牧野便看见,一道白色身影,被身边的瑞舒一脚踹飞出去。

    至于是怎么踹出去的,他没看见。

    啧!

    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孙家湖心岛观战的时候。

    只可惜这山林中的大树摇摆得并不如何妖娆妩媚,身子沉重,笨拙的很。

    这才是瑞叔的真正实力啊!

    一个强大的宗师级刺客,在他面前,竟然连一个回合都走不到。

    不堪一击!

    赵璐嘴里面喷着鲜血,头上斗篷掉落,脸上带着一张诡异面具,趴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却没能站起身。

    眼睁睁看着孙瑞一步步走向她。

    一颗心从天堂到地狱,瞬间绝望。

    喃喃道:“你是孙恒……你绝不是孙瑞!”

    说着,她惨笑起来:“呵呵,真是没想到,堂堂第七军团将军,大宗师领域的超级高手,竟然会给一个小崽子当保镖,哈哈哈,谁敢相信啊?我输得不冤……你杀了我吧!”

    孙瑞回头看了白牧野一眼。

    “哎呦?堂堂大宗师,还需要看一个小崽子脸色吗?”赵璐毫不在意的嘲讽道。

    她很清楚,她今天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她是个女人,见多了女性敌人落到自己组织中的下场,以己推人,她从不认为自己落到敌人手里会有好下场。

    要死,就死的干脆一点!

    虽然内心深处恐惧到极致。

    但在这里直接被杀,或许王爷那边还会感伤一下,说不定会对她家人更好一点。

    若是被抓了,将来王爷那些秘密泄露出去……她的家人会有什么下场?

    这是根本说不清楚的事情!

    “你要是再敢叫他一声小崽子,我现在就把你扒光了,扔回到丽明城去。”瑞叔面无表情地道。

    “你……你无耻!”赵璐的声音终于恢复了正常,声音很清脆,也很动听。带着强烈的气愤:“你一个大宗师级别的高手,第七军团的将军,竟然如此……”

    “老子不是,你认错人了。”孙瑞冷笑着道:“你自己瞎。”

    “不可能!”赵璐拼命支撑着,想要坐起来。

    嘭!

    孙瑞毫不留情一脚踹在她肩头,又把她踹翻在地。

    然后看着白牧野:“怎么说?”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气,道:“让我跟她说几句话。”

    “好。”孙瑞说着,往后退了两步:“要我回避不?”

    “您回避了谁来保护我?”白牧野苦笑道。

    “她没有反抗能力了。”孙瑞道。

    “那也用不着。”白牧野摇摇头:“自己人,有什么可回避的?”

    孙瑞摇头笑笑,这小兔崽子!

    嗯,我骂可以,别人不行。

    白牧野小心翼翼来到赵璐面前,找了找,看见有一块椭圆的石头。

    赵璐随着白牧野的目光看过去,顿时浑身一颤,心说这小畜生莫不是想要用这石头活活砸死我?

    然后他看着白牧野弯下腰,仔仔细细地拿出一包纸巾,打开,抽出来两张,垫在石头上,满意地点点头,弯腰坐了下去。

    赵璐:“……”

    白牧野坐在石头上,觉得有点硌屁股,但总好过直接坐在潮湿的地上,容易生病。

    他看着赵璐:“你那点秘密,相比你主子的,根本就不算什么。你想不想活着离开这里?”

    赵璐一双眼冷冷盯着白牧野,她才不信这鬼话!

    “我一心想要杀你,你还要放我走?纵虎归山吗?”她嘲讽道。

    “你也算虎?充其量是只母猫罢了。”白牧野摇摇头。

    “小……小白,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掌握了这么多的东西,的确挺厉害。可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螳臂当车?”

    “那是成语。”白牧野看着她,“而且你也用错了,老女人。你可以用足智多谋、举世无双、出类拔萃、出神入化、英姿勃发、明察秋毫、英明果断、盖世无双、博学多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这些词语来形容我。”

    孙瑞在一旁目瞪口呆,都有点听不下去了,小白啊,咱要点脸成不?

    “你说谁老女人?”赵璐大怒,面具背后一双眼寒光凛冽,“如果今天没有孙恒将军在这,我一根指头就能把你给碾死!你当你手中那些秘密我会在乎?盖世无双?我呸!”

    赵璐咬牙切齿,心中无比不甘。

    “我都说了,我不是孙恒,老子是孙瑞!你要是再敢污蔑我家将军,老子现在就把你扔丽明城妓院里头去!”

    孙瑞冷冷说道。

    啧,什么叫钢铁直男?

    什么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瑞叔您很棒棒!

    白牧野笑道:“那可不行,去那她算回家。”

    赵璐顿时怒不可遏,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跟白牧野拼命。

    虽然小白说的是实情,丽明城的妓院的确就是他们组织控制的。

    可这话太特么难听了啊!

    挣扎半天,终究没能爬起来,伤势太重了。

    赵璐一双眼死死盯着孙瑞:“你真的是孙瑞?不可能!孙瑞只是一个宗师……”

    “老子升级了,咋地?”

    赵璐这下是真的无语了。

    别说是她,就算她背后的王爷都不知道这件事。

    第七军团,完全独立的存在,只听命于帝国皇帝,外人根本别想插手。

    “你那些秘密,我早就放在网上了,只要我一天不跟我的人工智能联系,它就会自动把它发得到处都是。哦,还有你们组织的那些秘密。当然了,你们也可以自欺欺人地说那些都是污蔑。是吧?反正你们总这么干。你们都是正经人,都是有身份的人,都是合法商人,呵呵。”

    最后一声冷笑,充满嘲讽。

    赵璐能听明白白牧野那嘲讽语气背后指的是什么。

    这些话不但让她头皮发麻,更让她无法理解。

    他到底怎么知道的?

    这些东西,都是绝密啊!有些我都不知道啊!

    赵璐忽然想到什么,忍不住问道:“夏侯家……是不是已经跟你联手了?”

    对于赵璐能迅速想到这个问题,白牧野还是有点意外的。

    他一脸惊讶:“怎么,夏侯明也是你们组织的人?我说的嘛,这老东西,我给他女儿治好病他立即就没影了,还以为他是急着带女儿去检查……竟恩将仇报,他还算是个人吗?”

    “还装,你连……那些东西都能知道,岂能不知道夏侯明也是组织里面的人?”赵璐真想一巴掌就拍死这个小崽子。

    “昂……你这都能想到?”白牧野一脸震惊。

    你震惊个鬼啊?

    “要是我还能爬起来,肯定跟你拼命。”这小东西说话太招人恨!

    “好吧,他是跟我合作了。”白牧野耸耸肩:“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喻之以家国大义……他终于被我感动了,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听听这说的这叫人话吗?

    一旁的孙瑞也是一脸无语,但他一声不发,只是冷冷盯着赵璐。

    他虽然自信赵璐没有了反击能力,但万一呢?

    所以他必须得保证,一旦赵璐有所举动,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当场将其击杀!

    就算小白还有别的想法,他也绝不会允许这女人有任何暴起杀人的机会。

    “那你现在,莫非是想要连我一起给收服?死了这条心吧!你威胁不了我的!就算死,我都不会背叛我的主人!”赵璐冷冷道。

    “那么坚贞不屈?”白牧野微微皱眉:“我听说越是贪婪的人,越是怕死,难道不是这样的?难道你竟然是一个有坚守有节操的人?”

    “是的,我就是那种人!”赵璐嘴角里又溢出一丝鲜血,有些艰难的冷笑说道:“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男子汉呢,不会连只鸡都没杀过吧?”

    她刚刚试图调节体内的气息,想要豁出去这条命不要,也给白牧野致命一击。

    但没想到的是,她体内的伤势,比她想的还要严重。

    尤其孙瑞这大宗师就在一旁冷眼旁观。

    根本没机会!

    “没的商量?”白牧野似乎有点失望,愈发觉得屁股下面这块石头硌得慌。

    “没商量,你想曝光我的主人,你随意!反正我不会出卖他!而且今天一旦我活着回去,我一定立即清理夏侯家全族!所以,奉劝你还是赶紧杀了我。”赵璐咬牙说道。

    “你家人在你主人手上?”白牧野突然问道。

    赵璐突然不说话了,躺在那里喘息着,嘴巴里不断有血流淌出来。

    “还真是可怜,你看看你们这些人?说起来你也是一个接近大宗师的高手了,这种实力,按说就算投靠皇帝陛下,他也得礼贤下士,对你们好点吧?你这倒好,忠心耿耿给你家主人卖命儿,结果连家人都被他控制在手中,啧啧……”

    “你家主人,比皇帝老儿还牛啊!弄得你一个明明很贪婪很怕死的人,为了保护家人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死亡。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小孩子,说不定会心软放你一马?”

    “你想多了,就算我犯浑,我叔也不会同意的!”

    “是把,叔?”

    白牧野看了一眼一旁的孙瑞。

    孙瑞点点头。

    赵璐沉默不语。

    白牧野抬起屁股,随手把那几张纸收走——这是干垃圾,不能到处丢。

    站起身之后,白牧野俯视着躺在那的赵璐,对身边的孙瑞问道:“我现在能破她防御吗?”

    “有点难,多试试应该可以,她没有灵力护体了。”孙瑞点点头。

    赵璐猛地瞪大眼睛,什么叫多试试?你们都是魔鬼吗?

    “好。”白牧野看着赵璐:“你处心积虑要杀我,我现在杀你,不算过分吧?”

    说着,白牧野看向刚刚被他坐过的那块椭圆形大石头,自言自语道:“用这个砸脸,应该可以一下子把一整张脸都砸扁吧?”

    “够呛,宗师的脸还是很结实的。”瑞叔在一旁指点:“你得用点力气,多砸几下!”

    “你们这些恶魔!”赵璐躺在那里,恶毒的诅咒道:“你们都不得好死!”

    “呵呵。”白牧野弯腰搬起这块大石头:“你们这群败类也有脸说别人是恶魔?”

    眼看着白牧野举起那块大石头,就要朝她砸过来,以为自己视死如归的赵璐突然间发出一声尖叫:“不要!”

    “你杀我可以,能不能不要用这东西砸我?”

    “求你了,给我一个痛快的死法吧?”

    白牧野嘿嘿一笑,狠狠将手中这块大石头砸了下去!

    嘭!

    一声闷响。

    赵璐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我愿意谈!”

    那块大石头,就砸在她的脑袋旁边,距离连五公分都没有。

    刚刚那一瞬间,就连孙瑞都以为白牧野是冲着赵璐脑袋去的。

    “不好意思,砸偏了。”白牧野说着,又要去搬石头。

    赵璐胸口剧烈起伏着,费力地道:“我愿意跟你谈!”

    “跟你这种老女人有什么可谈的?”白牧野看着她。

    赵璐咬着牙,剧烈喘息着,良久,才缓缓道:“我愿意投降,从此成为你的属下,但是你得保证我家人的安全!”

    “早这样多好?”白牧野蹲下身子,看着赵璐面具背后的一双眼道:“你要记住,归顺就老老实实归顺,你没有别的路可选!你说要我答应保证你家人的安全,那我问你,我要怎么保证?我拿什么保证?”

    如果白牧野满口答应,赵璐反倒不会相信。可现在,她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希望。

    白牧野说得对,越贪婪的人,其实越怕死。能活着,谁愿意死呢?

    “那,我怎么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我可以投靠你,但绝不可能背叛主人。”赵璐的语气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有点软化下来。

    “你这简直就是个笑话!你当你是渣女?一只脚踏两条船?”白牧野一脸嘲讽地道:“我没那么多耐心,我手里面握着的证据,无论是你,还是你背后的主人,其实都无力抗争。但我对你主人现在没多大兴趣,原因你应该懂。”

    赵璐沉默着。

    之前是不懂的。

    要真懂,她绝不可能亲自下场。

    但现在是真的有点明白了。

    一个有资格被齐王视为心腹之患,并且授意她——若有合适机会可杀的人,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连齐王想要弄死一个人,都得是“若有合适机会”!

    不正说明了这少年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光明正大站在自家王爷面前,跟王爷掰手腕的人么?

    那么自己又算个什么?

    凭什么轻视人家?

    赵璐心底一片灰暗。

    我就跟脸上戴着的这张面具一样——

    是个小丑!

    只可惜,她到现在才想明白这个道理。

    “你可以掀翻我家主人,也可以轻易的弄死我。但如果我一旦背叛主人,下场有区别吗?”赵璐问道。

    “你是不是傻?你背叛你主人还得跟他打个招呼汇报一声不成?”

    白牧野像看着一个白痴一样看着她:“而且我这人对待自己人的态度,跟对待敌人肯定是不一样的。首先你只要不背叛我,我是不会把你当成一枚弃子的,这点跟你家主人就很不一样吧?”

    “当然,你也可以怀疑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但你现在没得选。”

    “另外,我不会要你现在就去做什么直接背叛你主人的事情。你回去之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我只需要你一点点提拔夏侯明……同时,我会想办法给你一定的支持,让你不断往上走,不断高升。你看,如果不考虑我跟你主人之间关系的话,我这分明是在帮你啊,我这是在以德报怨啊!我这么好的人,敢问你以前见过吗?”

    神特么以德报怨!

    你是个魔鬼吧?

    赵璐面具下,一双眼惊恐的看着白牧野。

    她看见了这少年英俊面容背后隐藏着的狠辣手段!

    他这是要做什么?

    这是在王爷的组织里面埋雷啊!

    虽然这组织并非王爷的全部,只是王爷势力版图当中的一部分,但也是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

    要是这张版图在将来出问题,那么对王爷的打击,也将是致命的!

    “你记住,你家主人没机会的!跟着他,没前途。”白牧野道。

    一旁的孙瑞眼睛微微眯了眯,他突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小白这臭小子含含糊糊,不跟他把话说透了。

    这个叫赵璐的女人背后那个组织,显然不像他之前想的那样简单。

    一个宗师境界的强大刺客,她口中的主人又是什么人?

    这里面好像埋着一颗能把星球给炸翻的雷啊!

    这小破孩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唉,还是第七军团让人舒服。

    赵璐躺在那,有些不服气地道:“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多了,想想当年,他优势占尽的情况下,他赢了吗?”白牧野信口胡诌,他能知道多少?但他底气十足的样子,的确唬住了赵璐。

    她傻傻的看着白牧野,因为他没说错,昔年齐王跟今上夺嫡,的确是优势占尽,但最终还是输了。

    而且白牧野刚刚随手丢给她看的那些东西就太惊人了!

    所以说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这世界永远不可能像剧本一样,按照既定好的情节和台词去演。

    就算剧本,其实也会被一群自以为是地公公婆婆指手画脚疯狂魔改,更别说现实生活了。

    哪来那么多逻辑和道理?不然又哪来那么多的脑残人和白痴事儿?

    小白之前跟夏侯明商定好的手段,是准备利用赵璐的那些隐私来威胁她,让她不得不就范。

    但却没想到这女人如此邀功心切,竟然亲自下场,来到这里杀他。

    以她这样的身份地位,又怎么可能只是因为一座百花城组织被毁就做出这种疯狂举动?

    所以这里面无论是否有齐王授意,她一定都知道白牧野是齐王想要除掉的对象!

    既然如此,再用之前准备的手段去威胁她,已经变得没意义。

    那就不如当面锣对面鼓,干就完了!

    谁怕谁呀?

    要么现在就死,要么就臣服我!

    白牧野也不怕她耍什么花样,什么回去之后反悔之类。

    现在她一旦松了这口气,回去之后再如何不甘,也都提不起那个勇气了!

    致命把柄在自己手中,还怕她跳到天上去?

    人无欲则刚,问题是,几人能做到?

    赵璐躺在那,脸庞的草上爬过几只小虫子,她有些恐惧地皱起眉。

    你看,失去强大战力之后,连几只小虫子都能吓到她!

    白牧野蹲在来,屈指一弹,将那几只小虫子弹飞。

    赵璐愣住,一双眼定定地看着白牧野。

    “想明白了吗?”白牧野问道。

    赵璐看着白牧野,在那沉思着。

    这决定,太难下了!

    “如果我归顺你,成了你的人,你都需要我做什么?”良久,赵璐问道。

    “简单,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你们自己先想办法把百花城这件事给彻底压下去,这对你来说,不难吧?”

    “不难。”赵璐道。

    “然后扶持夏侯明一路往上走,不难吧?”

    赵璐想了想:“也不难。”

    白牧野看着她:“在这过程中,除非你那主子再次下令想要害我,不然我不需要你提供给我任何消息。”

    “另外……”白牧野想了想,道:“若将来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去想办法保护你的家人。”

    “除了这些,不需要我为你做别的?”赵璐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钱,我自己会赚,消息,我自己也能打探。”白牧野看着她:“当然了,我这边的动向,你怎么去跟你主子说,这个不用我教吧?”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赵璐问道。

    “可能很长时间,你都可以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白牧野道。

    “我答应你!”赵璐一咬牙,心一横,说道。

    白牧野立即转向孙瑞:“叔,刚才的都录下来了吗?”

    孙瑞神反应,一脸淡定的点点头:“嗯。”

    心里却在想:我录个鬼啊?

    赵璐:“……”

    无耻的小畜生!

    太狡猾了!

    小小年纪,怎么就这般妖孽?

    哪怕她回去之后立即解释,这件事也永远都说不清了。

    你委曲求援?那白牧野知道那么多秘密是哪来的?

    他自己知道的?

    谁特么能信啊!

    赵璐面具下面的脸,满是绝望。

    “丽明城刚刚发生的事情,压得下去吗?”白牧野问道。

    赵璐叹了口气:“这个简单,你又不知道我们组织的存在,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抢劫罢了。有人听说夏侯家出天价诊金给孩子治病,然后动了心思,勾结了夏侯家的一些人,里应外合,想算计你,结果被你身边的强大守护着给灭了。”

    “嗯,反正应付得过去就行。”白牧野点点头。

    “这些都是小事,压也压得住。”赵璐道。

    “那行,你走吧。”白牧野挥挥手。

    “这样就让我走了?”赵璐有些不敢相信。

    白牧野笑笑:“你一堆黑料都在我这,我随时有置你于死地的能力,不让你走,还留你在这吃饭不成?”

    赵璐心中无比愤恨,却无可奈何。

    缓缓的从身上取出一颗丹药,吞服下去,过了一会,气色好了很多。

    她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摘下面具,道:“既然被你拿住命脉,被迫背叛了主人,我认命!如今投靠了你,总要让你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说着,她缓缓摘掉自己面具,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出现在白牧野面前。

    非常年轻,非常漂亮!

    她一双剪水秋眸凝视着白牧野,恶狠狠地强调道:“我,不是,老女人!”

    “哦,马马虎虎,长的还凑合。”白牧野点点头,特别敷衍地夸了一句。

    ----------------

    求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