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第一五一六章 史前入侵,天庭陷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右羽林军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突然那年轻人消失,再度出现时已经到了葬道神棺旁边,速度之快,即便是这些羽林军将士也无法看清!

    天庭十卫,任何一支军队拉出来,结成阵势之后都可以与天尊正面抗衡,尤其是布下孟云归所开创的阵法之后,威力更是惊人!

    而天庭十卫中,尤其是以羽林军的战力最强,号称天帝之羽翼!

    第一代羽林军将领便是魏随风,在归墟之战中打下赫赫威名,直接灭掉当年最强盛的半神种族龙伯国。

    而这一代右羽林军犹胜当年,主将更是与云罗帝魏随风齐名的存在,天罗帝边燕飞,然而即便是他,也没看出那年轻人的动作。

    “神羽大鸿阵,启!”

    边燕飞爆喝一声,右羽林军五万精锐顿时将阵法启动,那阵法的威能在一瞬间提升到极致,化作一头巨大的青鸟!

    “鸿!鸿!鸿!大鸿!”

    五万将士的气势相连,口中齐声爆喝,天宫错落,有如青鸟,道音震荡,仿佛大鸿悲鸣,宛如鸿天尊在世!

    当年以法力天下第一而著称的鸿天尊,被孟云归以阵法解构,羽林军所布下的神羽大鸿阵,结合了鸿天尊的妖,与天道的正,将秦牧棺椁和那年轻人囊括在杀阵之中!

    杀阵启动,陷入阵中的那年轻人却是不慌不忙,三十三重天领域铺开,与三十三重虚空相连,只见他带着葬道神棺越来越高,深入一重重虚空,很快来到第三十三重虚空。

    边燕飞率领羽林军合力杀来,进入重重虚空,但是越往上走,万物虚化便越是严重,饶是羽林军拥有神羽大鸿阵,但面对虚空那无所不在的虚化,也即是极为吃力。

    待到了三十三重虚空,虚化已经影响到每一个羽林军将士,继续深入下去,只怕所有人都将性命不保!

    真正的天尊,可以进入三十五重虚空而不灭,然而羽林军并非是真正的天尊。

    神羽大鸿阵虽然强横,组成阵法的将士却没有天尊的实力。

    边燕飞向那年轻男子看去,眼中流露出不甘之色,只见那年轻人身处第三十三重虚空,仿佛与虚空融为一体,这第三十三重天虚空的力量竟然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阁下是何人?”边燕飞厉声问道。

    “上苍虚生花。”

    那年轻人彬彬有礼,向他见礼道:“见过天庭的道友。”

    “虚生花!”

    边燕飞转身,喝道:“所有人,退出虚空!”

    羽林军五万将士扬起羽翼,遮天蔽日,大鸿振翅飞走。刚刚飞出虚空,边燕飞立刻下令:“停下!催动阵法,从这里进攻终极虚空!”

    羽林军将士立刻催动阵法,近乎鸿天尊巅峰时期的强力涌出,大阵启动,化作长鸿一击,如同惊世之翼,破开重重虚空,斩向第三十三重虚空!

    那惊世之翼摧枯拉朽般将三十三重劈开,然而第三十三重虚空中,那个名叫虚生花的男子和葬道神棺已经没有了踪迹!

    所有人都不曾留意到虚生花是何时带着葬道神棺离开的,边燕飞额头冷汗滚滚,心中万念俱灰,喃喃道:“羽林军完了,全完了……”

    这次羽林军负责将牧天尊的棺椁运送到祖庭沉河,没想到在半道上出现这种事情,若是回去,只怕没法子向昊天帝交差。

    昊天帝盛怒之下,不知多少人头落地!

    “怎么办?怎么办?”

    边燕飞抓紧头发,突然情绪失控,嚎啕大哭。

    星空之中,虚生花围绕着葬道神棺转了两周,突然笑道:“秦教主,里面可好?”

    他很难在别人面前露出笑容,但在秦牧的棺椁前,却不禁笑出声来,显得很是开心。

    神棺中没有任何动静,虚生花却对秦牧的安危并不担心,仔细研究这口葬道神棺。

    “这口神棺并非是棺材,倒像是一种封印,把强大的存在封印在其中。”

    他围绕着棺椁走走停停,细细研究:“这并非是我们这个宇宙的道法神通,看来应该是来自史前,的确是高度发达的文明,连封印也能创造得如此精美绝伦。不过这种棺材最强大的地方并不在于棺材本身,而是这些棺材钉。古怪,棺材钉怎么是钉在棺材板上的?”

    虚生花大惑不解。

    他观察这么久,看出葬道神棺的许多妙处,虽然短时间内无法将葬道神棺蕴藏的史前道法参悟透彻,但是却可以从大体上看出这种封印神通的整体理念来。

    以他的理解来看,棺材钉并非是钉在棺材板的四周边缘,起的作用不是封死棺材。

    棺材钉的真正作用,应该是将棺中的人,与棺材钉在一起!

    也就是说,钉钉子的时候,需要从棺材的六壁钉入。

    “头部五颗钉,钉穿天灵盖,脚步十四颗钉,钉脚底七星。手部十六颗钉,钉五指五行和掌心手腕。”

    他细细数去,这些棺材钉,还需要钉眉心,锁住神藏,钉迎香,咽喉,心口,华盖,丹田,气海等各处。

    杂七杂八,加在一起,约需要一百颗钉子。

    只需要将百颗钉子隔着棺椁钉入秦牧肉身这些地方,便可以将秦牧与棺材锁在一起,限制他的一切法力、神通、变化,将他锁在关入棺材那一刻的状态中。

    只消这样做,便无人能够逃脱,真可谓阴险无比!

    然而钉钉子的人却以为是将钉子钉住棺材板,导致这些钉子全部钉错,没有一根是钉在对的地方!

    “谁对秦教主这么好?”

    让虚生花迷惑的就是这一点,这些钉子全部钉错地方不说,而且还只有四十九颗,竟然少了五十一颗之多!

    “咄咄怪事。”

    原本虚生花还不敢贸然开棺,但是看破了这口葬道神棺的虚实之后,当即把棺材板上的一颗颗钉子起出来。

    他把棺材盖掀开,只见棺内有如一个小世界,空间广阔,刺目的光芒从棺中传来,那是世界树散发出的道光。

    世界树下,秦牧盘膝而坐。

    虚生花观察秦牧的脸,赞道:“秦教主死后,栩栩如生。”

    他费力将秦牧从棺材中搬出来,累得呼呼喘气,秦牧的肉身不是如何沉重,沉重的是世界树和秦牧身下的混沌海。

    虚生花打量,只见秦牧身上也有一些棺材钉,恰恰五十颗,不由哭笑不得。

    “按理来说,应该还有一颗钉子,然而炼制这口棺材的人像是担心秦教主逃不出来一般,钉错了不说,还少炼了一颗。”

    虚生花摇了摇头,把那些钉子从秦牧的伤口中取出,不禁又摇了摇头:“这五十颗钉子也都钉错位置了。不知是哪个不学无术的家伙钉的……”

    他刚刚将钉子取出,突然秦牧毫无生机的身体中像是凛冽寒冬刚过,一股春风吹来,现出一丝微弱的生机!

    虚生花心中微动,却不惊讶,坐在一旁静静等候。

    只见混沌海泛起波澜,波澜不大,很是轻微,缓慢。

    秦牧体内的生机也慢慢增强,只是他身上的伤势限制了生机的提升。

    这种伤势共有五十个,虚生花刚才查看一番,应该是来自弥罗宫的道法神通,道伤极为严重,秦牧即便是毁掉自己的神藏,化作混沌,解决掉的也仅仅是神藏和元神上的伤,肉身上的伤无法完全磨灭。

    这种伤势,虚生花也无法治愈,因此只能等待秦牧自己醒来,自己解决。

    他对秦牧毫不担心,这种信心是来自当年第一次相遇时,秦牧在江上治水,那时他们还是少年,秦牧眼神中流露出的自信便让虚生花深深震撼。

    后来的交集越来越多,秦牧多少风风浪浪都走了过来,以至于让虚生花有一种误解,觉得任何事情都无法难倒秦牧,都无法击垮秦牧,更无法杀死他。

    当然,他没有看到过秦牧绝望的时刻,因此才有这种无解。

    又过了不知多久,虚生花抬头,只见终极虚空中有刀光闪烁不定。

    他又收回目光,那种刀光他有些熟悉,上次秦牧前来见他时,他察觉到秦牧的影子里有人,却没有多问,那刀光的给他的感觉与秦牧影子中的人很是相似。

    就在这时,秦牧缓缓张开眼睛,混沌海逐渐恢复平静,隐没到他的体内,他身后的世界树也自消失。

    “秦教主,棺中可好?”虚生花不紧不慢的问道。

    秦牧的气息还是很微弱,抬头看到虚生花没有表情变化的脸,苦笑道:“虚兄何必调笑?”

    虚生花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精彩,哈哈大笑,笑声清越,传得很远。

    秦牧剧烈咳嗽几声,咳出体内的坏血,道:“虚兄,你怎么从祖庭中出来了?”

    虚生花脸上的笑容敛去,又恢复寻常淡然的神态,道:“大黑山失陷了,从世界树树根中爬出来的偷渡者太多,我打不过,就出来了。”

    秦牧愕然,又松了口气:“我还担心你会拼死,血战到底……”

    “不会。”

    虚生花淡然道:“我活着更有用。”

    秦牧被他憋个半死,很想起来揍人,很少有人能把他憋个半死,但虚生花是个例外。

    “天庭毁了。”虚生花继续道。

    秦牧心头大震,突然镇压不住伤势,五十个伤口齐齐飙血。

    虚生花看着他手忙脚乱的封住自己的伤口,递过来一些棺材钉,道:“这些钉子可以帮助封住伤口。”

    “天庭毁了?”秦牧把一根钉子插入自己的伤口中,急忙问道。

    虚生花点头,道:“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有成道者偷渡过来,准备攻打天庭。算算时间,天庭应该被攻陷了,祖庭已经易主。”

    秦牧倒抽一口冷气,忘记了插钉子,虚生花好心的帮他将几根棺材钉插入伤口中,痛得他眼泪横流。

    “天庭沦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轻点,疼!”

    祝盟主八八零三,昨天生日快乐!怪我,昨天忘记了,求别打~~~5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