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其他类型 -> 鲁班的诅咒

后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沟一决之后,再未曾有人见过鲁天柳的踪迹.江湖中有人说她在与朱悟心那场思维中的坎扣对决后,孑然一身,融入山岭绿树流水之间。草木之处不可见她的存在,但每处草木间又都有她的存在。而与她同在假天沟、假宝构前与朱家对峙的那些人,也都音讯全无。

    三十多年后,在山西云台山中梵功寺,有一个邋遢懒散的年老出家人。酒醉后说到那场利用洞三界反下坎,以“画花引蝶”一局遁形匿迹的一战。说当时在场的人绝大部分都不知道其中真相和目的。除了鲁天柳外,可能就是天龙寺无由大师略有了解。因为当时都是他安排各人的逃遁去处,还有外围江湖门派获知的藏宝讯息,也是他安排人传出的。

    但这事那年老出家人只说过一次,酒醒后便不再承认。后来寺中有年轻僧人传出,这邋遢懒散的老僧,其实是个技击高手,他会一种身体快速旋转的刀法。

    鲁一弃,倒是有人说确确实实见过他。是在西北荒漠中,有一处名叫火石山的小场子。虽然有人见过他,却没人知道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带着好些人同来的。因为见是只见到他独自而行,但从其灼盛的气势,以及所及之处周围繁杂幻动的气场来看,他像是携带着一群人,一群厉害非凡的人。或许,那些人都是隐身暗中保护着他,别人不能见,只有他心知。

    虽然没人见他带着什么人,却是都见他从此处带走了两个人。一个已经快不是人的垂老之人,一个是尚未完全**的黄口少年。除了这两个人外,他还带走了一只手,一只多种金属制成,一只比真人手还灵巧有力的手。这手就装在他来时没有了手的断腕上。

    没人知道那是一只怎样的手,倒是有人知道那是两个什么人。有一个“至锻门”的弟子在鲁一弃带走那两个人后,才隐约认出这两个平常根本没人会注意到的人,他们好像是“关外奇工”任火旺的师傅和儿子。

    此后,西北域内域外多出一种技匠。他们在木工、建筑以及雕刻铸造上都有建数,可以说集多艺与一身。尤其是在金银器皿、刀具、珠宝工艺以及建筑构件的制作上,表现尤为杰出。不知道这些技艺人才的出现,与鲁一弃以及他带领的那些人有没有什么关系。

    而鲁一弃留在东方崇川之地坏了孕的女人,之后也再未曾有任何音讯。只是那里此后多出建筑和雕刻匠人,被誉为建筑之乡。红木的雕刻、制作也是闻名于世。另外,在如今南通与如皋交界处的九华,曾经有一座大墓,被称为鲁母墓,不过十多年前建高速已经平掉。这鲁母墓是否与那女人有什么关联,也已无从可知。

    疍族,现在依旧存在于海南,只是随着社会的变迁,他们的后代已经大部分上岸生活了。有机会去往海南,看那白沙碧水间木排如铺、群屋接檐,随着海水起伏轻漾。而族人悠闲淡静、喜善好客。在此一过,绝对会感慨这是你一辈子都难得一见的大好风景。

    1979年,北京市对城市东南方向进行了一次小范围的拆建改造。在天坛东面的工地现场,清理碎石乱瓦时,挖出了一个地**。当时大家都以为发现了什么王侯将相家的藏宝地室,兴奋异常。后来发现这地室虽然是人为所造,并且建造技艺极高,但其中却没有一样值当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东西,除了一堆需要清理的碎石。

    看得出,那一堆碎石是由一整块大石裂碎开来的。因为周围很碎散,而中间一块很大。当碎石清理完毕,有人突然发现,中间那大石朝上的一面,形状有点像一只昂首的公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