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历史军事 -> 宠妻入骨:boss请矜持

第一百九十章 必须锻炼吻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有,只是忽然之间,觉得你当初的坚持是正确的,是我错了。”

    凌费柏半蹲下身来,双手环抱住冯琦雪,脸颊贴在她的肚皮上,明明现在胎儿的月份还不足,是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动静的,但凌费柏就是想这么干,感受一下冯琦雪肚子里的胎儿的生命。

    凌费柏的话让冯琦雪倍感意外,低头看着他此刻充满歉意的样子,她的手放在凌费柏的头上,温柔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微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本小姐接受你的道歉。”

    “你这女人,给你点颜色你还开起染坊来了,这么得意。”

    冯琦雪这如同大姐大一样的豪气话语换来凌费柏的一记白眼,从她肚皮上抬起头来,从这个角度往上看,风景还真不错。

    冯琦雪发现凌费柏眼神有微妙的变化,这才发现她还未着寸缕中,他这样,眼睛吃冰激凌都能吃到撑死了吧。

    没好气的捂住凌费柏过分火热的双眼,冯琦雪不禁咬牙切齿的说道:“本小姐还不能得意了不成,你到底还要不要帮我洗澡了,我要是被你害的着凉了,看我不找你算账才怪。”

    可不是嘛,现在二月份的天气,就算浴室里开着浴霸,不会太冷,但一直这么耗下去,感冒的几率也是会随之升高的好吗。

    经过冯琦雪这么一提醒,凌费柏这才想到这个问题,这下也不敢再逗她了,他可是比冯琦雪更担心她感冒的问题,赶紧加快动作,连吃豆腐的过程都省了。

    一句话的效果居然这么好,冯琦雪暗笑不语,虽然全程被凌费柏伺候着,还真有够别扭的,但他高兴就好,反正怎么说,自己也是在当大小姐等着被伺候的那一个嘛。

    也不知道这帮冯琦雪洗澡的意义何在,凌费柏帮冯琦雪洗完后自己的也彻底被勾起,但他无法通过冯琦雪曼妙的身体得到纾解。

    结果,想当然是,在二月份这样冷的天,凌费柏很悲催的靠洗冷水澡强行压下身体的燥热,对于这点,此刻正悠闲的拿着吹风机吹干头发的冯琦雪表示同情。

    当然她也是会担心的,怎么说就算凌费柏身强力壮,但总是洗冷水澡对身体还是很伤的,长期下去可不是什么好办法。

    等冯琦雪吹干了头发,凌费柏这才一身寒气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冯琦雪看着他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老公,对不起哦……”

    冯琦雪超没诚意的表达自己的歉意,对于凌费柏此刻的狼狈,她多少还是很幸灾乐祸的。

    “不用对不起,这些我都记得,总有一天可以加倍讨回来的,老婆。”

    冯琦雪的坏心眼凌费柏看的清清楚楚,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尖,发誓般的咬牙说着,听得冯琦雪倍感危险,这人怎么就这么喜欢记这些无聊的事,而且还斤斤计较的要命,不过,这算是无聊的事吗?

    “现在,我们先来清一清这一个星期来,你欠我的吻。”

    凌费柏单手抬起冯琦雪的下巴,话说完,已经迫不及待的俯身吻住,冯琦雪配合的微张着嘴,凌费柏毫无阻碍的侵入冯琦雪的馨香小嘴,吸允着索取更多属于冯琦雪的甜蜜。

    不一会儿的时间,冯琦雪开始感到呼吸急促,不舒服的皱眉,拍打着凌费柏的双肩,要他给自己喘息的时间。

    但凌费柏依旧意犹未尽中,哪肯配合,压抑了一个星期的渴望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解决的,凌费柏发狠的似乎是要把这一个星期都憋着的渴望通过这一个吻全数要回。

    “呜……”

    感觉腹腔的空气都快被凌费柏夺光了,冯琦雪难受的眼角泛红,双眸中迅速泛起水雾,揪着凌费柏的衣服,就在她快到极限的时候,凌费柏这才恋恋不舍的放过冯琦雪。

    一得到自由,冯琦雪立刻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一边不忘埋怨的瞪着凌费柏,她现在顾着喘气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神来控诉他。

    “老婆,这还只是前戏呢,你这样不行,该多加练习一下,这样你就能坚持的更久了。”

    冯琦雪在这边难受的拼命呼吸,凌费柏却只是微喘,还有闲工夫说风凉话,冯琦雪真觉得自己找了匹大野狼了,没好气的随手拿过一旁的枕头,不服气的朝凌费柏扔去。

    凌费柏轻松侧身躲过,面带微笑的看着冯琦雪恼羞成怒的样子,摸了摸下巴,邪气万分的说着:“既然还有力气想谋杀亲夫,看来我还是表现得不够好。”

    “你,你……”

    随着凌费柏的话说完,他不再给冯琦雪过多喘息的空挡,将冯琦雪压在床上,低头再次含住她的嘴,让她连抱怨的机会都没有。

    面对凌费柏这样的攻陷,冯琦雪欲哭无泪了,她该不会会成为史上第一个因接吻窒息而死的可怜女人吧,照凌费柏这样的索取方式,还真有可能会。

    结果那一晚,凌费柏是尝够了冯琦雪小嘴的滋味,自己也是受罪了,又得再去冲一次冷水澡,而且这次比之前那一次还要久,不过,这次冯琦雪绝对不会在同情他了,他活该。

    第二天醒来,冯琦雪洗漱的时候照镜子,看着镜中自己微肿未消的唇瓣,她苦着一张脸,超想哭,这样她还怎么见人?

    “都是你害的,太过分了,哪有人像你这样的。”

    冯琦雪不无埋怨的说着坚持要跟自己一起刷牙的凌费柏,气不过的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又照了照镜子,她今天都不要出房间了,她这样子出去,别人看了肯定都知道这是怎么来的,她脸皮薄,丢不起这个脸。

    明明都是一起合作的事,为什么凌费柏的唇就不会肿,难道脸皮厚,连带着嘴唇也跟百毒不侵?

    不管如何,这都影响不了冯琦雪继续用哀怨的双眼瞅着凌费柏,那暴走的样子,看来是真怒了。

    “……”

    此时此刻,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凌费柏就像是个受气包一样,直挺挺的杵在那,任由冯琦雪花拳秀脚的打他出气。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会消气,哼,你去给我拿冰块来,我要消肿。”

    冯琦雪继续愤愤不平,上演野蛮老婆中,越看镜子里自己微肿的双唇,她的俏脸就越如同火在烧一样,不得已,她只有想出用冰块消肿这么一个直接的办法。

    但凌费柏却不同意,看着冯琦雪,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不行,冰块太冰了。”

    “你在说什么废话,冰块不冰那还能叫冰块吗?”

    冯琦雪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没明白过来凌费柏的话,只当他是故意不听自己的,想跟他唱反调。

    “现在天气这么冷,你还用冰块,不怕冻着啊?”

    凌费柏暗自汗颜冯琦雪的坏脾气,一边还耐着性子解释,没办法,冯琦雪今天会一早心情就不好,他难辞其咎,他该担当着点。

    “你是把我想的有多脆弱啊,我只是想冰敷一下好吗?快去给我拿冰块啦,否则我不理你了。”

    冯琦雪为凌费柏的话而露出没好气的表情,不住的推着他,将他推出浴室,强迫的命令他去拿冰块。

    等凌费柏离开后,冯琦雪这才有空认真审视自己的脸,无视掉那肿起来的唇瓣,她捏了捏自己越发圆润的脸颊,好多肉。

    抬了抬手臂,壮了,低头看了看双腿,粗了,这才第几个月啊,一个没注意,她居然已经胖了这么多,照这样发展下去,她会不会胖成一个两百多斤的肥婆。

    这么想着,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自己肥的跟猪一样的画面,冯琦雪露出惊吓的表情,猛地甩头,不行,不行,她不要变成那个可怕的样子。

    “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凌费柏拿了冰块回来,看到的就是冯琦雪自己吓自己,结果把自己吓得脸色苍白的样子。

    不清楚其中缘由的凌费柏吓一跳,以为冯琦雪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紧张兮兮的询问。

    “老公,怎么办,我要胖成一只猪了。”

    看到凌费柏来,冯琦雪立刻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一块浮木一样,紧紧的抓着凌费柏,惊恐万分的问着,那表情就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

    凌费柏闻言,彻底无言以对,孕妇的情绪都转换的这么快的吗?

    前一秒不还在纠结唇肿了的问题,怎么他去拿个冰块的功夫,她就在意起胖的问题,而且还想象力如此丰富的担心自己胖成一只猪。

    “就你这样子,就算再胖,也跟猪沾不上边好吗。”

    凌费柏真心不明白冯琦雪的恐慌从何而来,冯琦雪是属于很娇小的那种女子,骨架小,就算长肉,也胖不到哪里去。

    “才不是,你看,我的脸圆了好多,全都是肉,你再看看我的手臂,越来越粗了,我的腿就更不用说了,快成大象腿了,呜呜,我现在这个样子好丑。”

    冯琦雪每说一样,凌费柏额上的黑线就多一倍,任凭他怎么看,他都会觉得脸肉肉的更可爱,捏起来手感好好。

    手臂粗这点原谅他看不出来,至于大象腿,也不过是多了点肉,整体来说,凌费柏还嫌冯琦雪胖的不够明显呢,所以她以上说的这些,凌费柏都不认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